“功能库”的困局

本文作者為來自中國的遊戲王玩家影融,首發於微博

为什么线上、线下环境是不一样的呢?

大家好,我是影融。

本篇文章不同于以往的某个特定的卡组心得,主要是近期一些思考的总结。写下这篇文章同时也是我个人理顺思路、推理结论的过程。

以下是目录:

  • 1、前言
  • 2、线上、线下环境对比
  • 3、线上环境:“功能库”的诞生
  • 4、功能库的困局
  • 5、从困局中脱身
  • 6、后记

以下是正文:

 

1、前言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了,虽然共用同一个游戏王ocg卡池,但线上环境、店赛环境、大赛环境、日本上位中风靡的卡组主题和构筑已经出现了许多分歧。那么我们是否想过,为何某些在上位环境很风靡的卡组到了线上却遭受冷遇?为何线上常见的牌组在日本上位饼图中销声匿迹?

在写下这篇文章前,或许大多数玩家都会用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来形容:“线上线下环境不一样”,抑或是“日本人菜的”,却鲜有对这一现象的仔细考量。对于这个问题,我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思考,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将尝试用文字束缚游离的思想,将这些思考展示出来,并尝试回答线上线下环境不一致的这一问题。

首先,这里是我认为各种环境的范围以及数据、构筑来源,先行确定以便于讨论:

  • 线上环境:萌卡竞技匹配环境、萌卡竞技匹配DP1400+环境、YGOpro全明星(YAS)线上赛。数据来自萌卡竞技匹配环境统计。
  • 店赛环境:国内店赛环境。国内店赛的上位卡组构筑一般可以在各卡店的公众号/微博看到,游戏王映核社也会每周统计积分赛环境。小环境的比赛也在此范围内,如决斗者杯决赛、日本选手权赛。
  • 大赛环境:特指中国游戏王城市巡回赛。数据来自游戏王映核社的统计。由于国内巡回赛的上位卡组只公开展示一小部分,所以上位玩家的微博/qq空间上公开的构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了解巡回赛上位构筑的渠道。
  • 日本上位:日本地区规模较大的比赛。如nextplay杯等。环境饼图可以反映日本上位环境。

明确了以上环境的概念后,让我们进入正题。

 

2、线上、线下环境对比

这里是一些环境饼图:

显而易见,这些环境饼图所反应出的游戏王竞技环境是不同的。不同的游戏王环境之间没有高下之分,不能说日本上位就比国内环境更高级;然而适合最某一环境的卡组换到其他环境后“水土不服”,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构筑出最适合某一环境的卡组,就必须先正视这样一件事:环境之间是不同的。

 

3、线上环境:“功能库”的诞生

观察萌卡竞技匹配使用率表、以及线上全明星邀请赛(YAS)的饼图,我们发现,玩家们在线上2022.1环境更偏爱的牌组是:海晶少女、随风旅鸟、龙辉巧、魔救,这与线下环境大相径庭。众所周知,2022.1环境内当之无愧的最高使用率牌组正是勇者烙印死狱乡,而这套牌在线上却遭受冷遇。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不同呢?

        3.1 线上对战的特点

线上对战有充分随机洗牌存在操作失误对手质量参差不齐三个主要特点。

无论玩家们是否愿意承认这一点,线下的洗牌总是不能达到理论上的完全、充分随机的。相比而言,线上充分随机的洗牌就可以说是“更加随机”了。

我认为,如果对于起始手牌进行打分,对于同一套卡组而言,虽然线上线下多次抽牌的分数的平均期望值相同,但是,线上情况下给出特高分和特低分的概率较大,从而使得趋近于平均值的部分较少;而线下情况由于洗牌的不完全随机性,给出特高分和特低分的概率较低,从而使得大量的手牌分布于趋近于平均值的部分。

如下示意图所示,假设使用正态分布图近似表示手牌质量评分的分布情况,蓝色曲线更有可能类似于线下洗牌的情况:平庸手牌更多;红色曲线更有可能类似于线上洗牌的情况:极端情况更多。

蓝色曲线中心更突出;红色曲线极端情况更多

说完了洗牌的随机性,我们再来谈谈操作失误的问题。不知道各位读者是否有这样的体会,在线上玩牌的时候比起线下更容易犯下简单但后果严重的错误,比如点错了,或者没开时点从而错过发动时机等错误。这些错误迫使相当一部分玩家在线上选择容错率较高的牌组。

同时,线上对战中存在每回合限时三分钟的时间限制,如果使用展开步骤较多的展开牌组,那么就要求在展开过程中不能花时间进行思考,这实际上激励了相当一部分玩家使用展开过程中套路极其固定、无需思考的展开牌组。如果使用中速牌组,思考时间也受到限制,更激励玩家们使用简单的、交换能力强的中速牌组。

最后是对手总体质量。线上环境的对手水平参差不齐,存在大量弱小的玩家,这为线上玩家使用“对弱小玩家更强的卡”提供了激励。

例如在线上使用陷阱卡牌组。在线下环境陷阱卡牌组近乎于绝迹,然而在线上环境(尤其是低分段区)陷阱卡却是常客,这就是因为水平较差的玩家往往不擅长骗坑、踩坑,陷阱卡对于这些水平较差的玩家来说很强,这就从总体上提升了携带陷阱卡的价值。

基于这些特点,萌卡竞技匹配对大多数线上玩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 更能接受较弱的手牌。
  • 容错率更高。最好能够不要点错,或者点错了也可以接受;思考时间尽量短一些,不要超时。
  • 稳定战胜弱小者。线上环境中水平较差的玩家的数量远胜于水平极高的玩家,然而战胜他们所获得的天梯积分却相差不大。

       3.2 所有人的演化:投机者策略

线上的玩家们随即想到:高风险、高收益的投机者策略完美地符合了这三种要求。

投机者策略具有不错的收益。当环境内存在主流牌组,例如本环境的烙印死狱乡,如果玩家们都选择主流牌组进行内战,内战的容错率本就很低,而鼠标点错、错过时点、超时等本可以在线下避免的错误使这个对局的容错率变得更低。这使得内战的胜率并不总是能保证。而如果使用投机者策略所带来的针对卡,例如超融合,就使得对这个对局的胜率大幅提高了。

更为重要的是,在线上面对实力不佳的对手时,投机者策略并不总是能收到惩罚。

投机者策略在一方面体现于使用针对卡。如果使用针对卡,这张卡在不正确的时机上手后就变成了废卡,这降低了手卡总质量的期望;然而在对手水平不佳的对局中,往往对手的手卡总质量期望并不高,故并不总是能进行有效的惩罚。

例如我方先手上手陨石,这是一张在本次对局中无用的废卡;然而对手是雷王滑板,这一张陨石为自己手牌质量带来的削弱就并没有被对手惩罚到;甚至对手可能是萌新,使用着一些奇怪的卡组,此时惩罚更是无从谈起。但是,如果这个场景发生在线下,对手是线下常见的烙印死狱乡,这张无用手牌陨石所带来的惩罚就悉数体现了。

投机者策略在另一方面体现于使用先后手有较大强度差距的牌组。先手时投机者策略的卡组的强度够高,比如盖下陷阱卡,或是进行大量的、甚至是过量的展开,这会使得它们能轻易地获胜。在线下环境时,这些卡组后攻时的的弱小会使得它们在面对其他牌组做出的阻抗时无法进行展开返场,从而获得失败(得到惩罚)

然而,在线上情况时,对手虽然使用了中速牌组,但由于一些水平较差的玩家的存在,中速牌组做出的阻抗可能发挥不出它们本应有的作用。例如,使用烙印死狱乡对战幻龙均,同样是单阿尔贝开局做出的冰剑龙+犀角龙,烙印死狱乡需要将阻抗交给最关键、致命的地方才能阻止幻龙均的展开;然而线上玩家能把阻抗交对的概率是小于线下玩家的。当线上玩家的中速卡组做出了阻抗,却没有在合理的时机使用它们,此时在线上使用展开牌组的投机者们就逃避了这一次应得的惩罚

让我们总结一下:投机者策略是高风险、高收益的策略。较高的风险将对局分为两种状况:分别是投机成功、投机失败在面对强力玩家时,投机成功得到了奖励,投机失败则被惩罚;在面对弱小玩家时,尽管投机失败,但也有概率逃避惩罚。正是因为能够逃避惩罚的机会存在,投机失败的损害降低了,使得在线上时,投机者行为的总收益期望上升了。这也就激励了线上出现了更多的投机者。

投机者们都在玩什么呢?两三年前它们是淘气仙星、红坑自奏、幻变骚灵、地中族,一两年前它们是红坑码语者、黄金国,放在今天则是随风旅鸟、龙辉巧、魔救、恐啡肽狂龙。这些卡组在当时的线下环境中都不能算作使用率很高,却在线上环境独领风骚。

如图是本期萌卡竞技匹配使用率前十名的牌组,这些牌组中的大部分都具有上述所说的特点。

       3.3 强者们的终极演化:功能库

与上一节不同,本节我们主要讨论的是线上对战时的强力玩家们(而非强度参差不齐的所有玩家们)的策略

在许多线上玩家选择了投机者策略之后,线上环境的玩家们——尤其是线下的强力玩家们进入线上环境之后——又做出了之后的、也是“入乡随俗”的演化:

“功能库”

强力玩家们想尽可能地赢下所有对局,然而他们在面对投机者时,如果使用保守的运营牌组(保守与投机相对,指不进行投机行为的牌组),例如日本上位常见的勇者烙印死狱乡,这一目标往往难以实现。

保守的运营牌组固然很能赚卡,但随着投机者数量的不断上升,保守的运营卡组们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如果对手的高风险行为成功,对手获得了高收益,此时无论多么能赚卡也往往难以和对手的高收益竞争;而如果对手的高风险行为失败,对手本就已经受到了损害,此时哪怕少赚一点,也完全足以获胜了。

为了便于理解,让我们举一些极端点的例子:比如数个版本前的闪刀姬内战环境,如果对手是一位投机型的玩家,例如在主卡组投入合乘、白之咆哮,那么即便我们有较高的技术,也会收到针对降低胜率;而如果对手投机失败,例如在内战局抓到数个陨石(这是用于对抗其他展开牌组的投机卡),对手已经收到了惩罚,这里事实上并不需要我们运营技术高超(这体现于我们投入了更多用于运营的保守的卡),也可以在对局中获胜。事实上这都是我曾经经历过的对局。

胜负竟与我无关?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如果对手是投机者,而我方是保守的运营卡组,那么对局胜负的决定因素就有相当一部分转移到了“对手的投机行为是否成功”。既然如此,就不一定需要我方的运营技术高超了(这体现于我们投入了更多用于运营的保守的卡)。

这就迫使原本适用于线下的、保守的运营牌组进行改变。用于运营的方面需要得到削弱,这是因为胜负并不取决于这一部分;而空出的卡位就可以用来投入投机性的卡了。

当环境内出现大量投机行为时,想要保持胜率,就必须采取更多的针对卡去针对投机行为。这是因为如果不对这些行为(盖下陷阱卡/爆炸般的展开)进行针对,强力玩家们在后手方的胜率将降低,而这是强力玩家们不能接受的。

随着针对卡权重的不断提升,玩家们开始将针对卡放在主卡。一个例子是,线上环境在主卡组使用原始生命态尼比鲁、羽毛扫等针对卡的概率远大于线下。虽然没有确切可用的数据支撑,但许多玩家的体感都说明了这一点。

然而,反针对卡的本质也是投机性的卡。针对投机行为的行为本身也是投机行为。我们发现,投机行为激励了更多的投机行为。久而久之,投机者就大幅出现在了环境中。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投机、都要冒风险,那么相比于被动地防守对手的进攻,为什么不直接采用投机行为进攻对手呢?更进一步,为什么不对所有对手都有针对的功能呢?

“功能库”也就从此诞生了。

为了直观地描述“功能库”,让我们观看两套在线上有极高含金量的牌组:

 

2022.1萌卡竞技匹配天梯排名第一

        和常见的随风旅鸟不同,这套中没有投入结界像,而是投入了更多的上级怪兽,这是打内战的功能。主卡组携带羽毛扫,补足了去除魔陷的功能。主卡组中也没有投入常规的增殖G与虚无空间,而投入了巨神鸟,补足了魔陷阻抗的功能。备牌中则投入了翼神龙球形体,这已经是超出常规的针对。

YAS(线上全明星赛)冠军

        这套构筑中同样投入了主卡组的羽毛扫。投入了陨石,补充了打展开型卡组的功能。同时投入了主卡的锁鸟、屋敷童,用以补充针对锁鸟能针对到的卡组的功能。在主卡组投入了虚无空间、死者苏生等包含了功能性的卡(常规的展开牌组极少投入虚无空间)。

在这里是我对“功能库”型牌组的总结:

“功能库”型牌组在主卡组投入了投机型的卡。这些卡并不是常规的、用于运营的卡,而是具备着某种“功能”的卡。这些多种多样的功能构成了“功能库”牌组。在面对投机型的对手时,“功能库”能够和对手比拼卡组的各种功能,实际上是比拼各种投机行为(功能)的成功与否,而不局限于保守的运营能力。

在投机行为较多的环境,“功能库”应运而生。在我看来,“功能库”是投机型卡组的延申,也是投机环境发展到终极的合理选择。既保留了主卡组用于运转的各种能力,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针对和反针对的各种功能。这些功能总是有一个或几个能够成功,这能够使“功能库”面对投机者时总是不落下风。

“功能库”也是一种卡组的构筑思路:环境内存在各种不同的牌组,其中不乏投机型牌组,必须要对投机型牌组进行针对;环境内同时存在想针对我方的投机型卡片,必须要进行一定的反针对;然而既然已经做了这么多投机性的事情,在对拼运营的对局已经打不赢了,那就继续投入更多功能型的卡,打这个卡组有这个功能,打那个卡组有那个功能;集齐了这些全部的工具,汇总成一个工具箱,这就是“功能库”型的牌组。

 

4、功能库的困局

看起来似乎“功能库”已经非常完美了。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让我们回归到文章开始时的那个问题:“为什么线上、线下环境是不一样的呢?”

我们发现,线上的最优策略“功能库”在线下难以奏效。实际上,线下环境中上位的绝大多数还是保守类型的牌组,而在线上环境、店赛环境大放异彩的牌组们在大赛中的表现并不优秀。这又是为什么呢?

根本原因在于投机者变少了。有一个很现实的原因是,平均一场巡回赛一千块的旅费,如果投机失败风险未免过大;而线上投机失败的代价不过就是天梯积分-15而已。当然,其他的原因还有不会出现点错鼠标、错过时点等错误、以及大赛的对手们普遍实力偏高等等,这些原因在前文中已经提及,这里不再赘述。

“功能库”适用于投机者较多的环境。然而,“功能库”投入了如此之多的功能,当对战某个独立的对手时,能用到其中的一个或几个功能,同时势必有许多功能是用不到的、浪费的。当这些功能被浪费,实际上是这些方面的投机行为都获得了失败,受到了惩罚;然而如果投机成功的那部分功能所产生的收益,并不足以大过其他方面投机失败的惩罚,我们就发现,“功能库”打不过保守牌组了。

这在最近的环境中尤其如此。由于勇者系统的泛滥,上位饼图使用率第一的牌组难以针对,这一现状已经持续了两个大版本之久。这两个大版本就是凤凰勇者pk、勇者烙印死狱乡。(这也是我认为四月表勇者应该禁止的原因)

因为难以针对最高使用率的牌组,所以更加想要去针对,从而投入了更多的针对卡,或者是使用针对的主轴;但这样做就使得在对战其他牌组时更加难赢,因为针对最高使用率的牌组的权重加大,这部分权重在对战其他牌组时很难投机成功。

于是为了获得对战其他牌组的高胜率,又要投入更多针对卡,然而这样做就势必损害牌组系统的原本功能性;这样使得原本一些能靠系统打赢的卡组变得打不赢了,又需要去针对他们;就这样不断损害自己用于运营的卡位,从而导致了即便投机成功,让自己的功能性发挥出来,也不足以赢下对手

我将其称为:“功能库“的困局

 

5、从困局中脱身

对于这一部分,读者们可参考之前几次巡回赛的上位牌组。在这里不再贴出卡组构筑。

那么,如何从功能库的困局中脱身呢?如何超脱于对功能性的不断追求和内卷中呢?

答案就藏在问题之中。

我认为,从功能库的困局中脱身,关键在于转变思路,使用防守策略。尤其是在主卡组,一定要放弃投机的进攻,选择中庸的防守。不做投机行为就不会获得失败,就不会受到惩罚,从而能够以逸待劳,防守其他投机者的进攻。放弃一部分在对手投机行为成功下的胜率,转而去专注于惩罚他们投机行为失败的情况。

然而,如果在主卡组一直使用中庸的、用于运营的卡片,而同时使用了环境使用率第一的卡系统,那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相当一部分弱投机者仅在卡组的构筑中针对环境使用率第一,而不投入其他投机卡片,这种情况下就无法惩罚这些弱投机者(因为他们没有其他投机行为,自然也就无法失败,无法受到惩罚)。在这种情况下就会令“环境使用率第一系统+防守策略“受害。那么这种情况下,较好的对策是以下几点:

  • 更厚的主轴。使用使用率第一的卡组,并投入更多的初动点。使用更多的初动点保证自己可以顺利运转。但这一点往往难以实现,因为初动点基本上都是满额的投入。这一目的往往通过投入更多壶,以及压缩卡组张数来实现。
  • 使用信息差牌组。只要别人从来没见过我的卡组,就没人能针对到我。当然,一定要选择和使用率第一的卡组在被针对维度上不同的卡组。例如使用率第一很怕陨石,那么就不要用吃陨石的信息差卡组了。
  • 使用“克制使用率第一系统”的系统。老生常谈的猜拳游戏如:小展开克制大展开,beat牌组克制小展开牌组,大展开牌组克制beat牌组。同时,还有更深层次的卡组系统之间的克制关系,这就要看玩家的练习量和对环境的理解了。

 “功能库”策略在大赛环境也并不是完全无用的。我认为,组牌时应该是主卡+备牌共同考虑,40+15张中包括了所有功能。既然已经把中庸的运营牌塞满卡组,那么在备牌中就应该针锋相对地补足卡组的各种功能。

这直接体现于使用更多强力而专一的投机卡。思路和“功能库”理论是一致的:既然无论如何都要投机、都要冒风险,那么相比于被动地防守对手的进攻,直接采用投机行为进攻所有对手的行为是更好的。要尽可能多地投入专业的、单一功能的针对卡,而不要投入能有多个功能、但投机成功的情况下收益也不是很高的卡片。

总结起来,就是这样的策略:

不要在主卡组投机、合理选择系统、备牌中投入更多强力而专一的投机卡。

 

6、后记

这篇文章看起来很意识流,甚至有相当一部分看起来是反直觉的,但者确确实实是我近期的一些心路历程。要把这些东西写出来,老实说很不容易,我也只是希望能做一次尝试;其实我也没想到,我能把这篇文章以一个差不多满意的质量写出来。

既然写出来了,就希望它能对各位观众有所帮助,感谢您能看到这里。

本文中涉及的所有卡组构筑仅作理论分析之用,在此对所有使用上述构筑的玩家表示尊敬和感谢;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及时联系我,以便于修改并删除。文中所有转载图片均注明出处,如涉及侵权行为,将于第一时间删除。

Leave a Reply

© 2016 - 2022, Beyond the Duel
About UsContact UsPrivacy Policy